无恙

【黑遍全联盟】论《全职高手》与《盗墓笔记》、《魔道祖师》的兼容性

鹤雏:

论《全职高手》与《盗墓笔记》、《魔道祖师》的兼容性


人物属于三叔、虫爹和墨香铜臭,ooc属于我。如有撞梗,纯属巧合,部分梗来源于网络。


希望我能获得300个赞!(小小的贪心一下下~)


首先,江波涛对此表示喜闻乐见,因为以后就是“江澄江波涛涂满润滑油没法洗澡泪洒游泳池”


江澄:mmp


2、孙哲平指着黑瞎子和解雨臣问:“乐乐,你爸妈?”


张佳乐:我竟然无法反驳。


3、黑瞎子:“辫子像我,花像你,莫非。。。”


解雨臣:“可他姓张。”


4、对于上两条,吴邪和韩文清表示,这锅我们不背。


5、“为什么同样是姓蓝,你们两个就能在云深不知处有人伺候,而我就要给别人当保姆?”蓝河愤怒地对着姑苏蓝氏双璧大吼。


“报告蓝团,你姓许。”


6、薛洋:一个有虎牙的男人


黄少天:另一个有虎牙的男人


薛洋:一个伶牙俐齿的男人


黄少天:一个口若悬河的男人


薛洋:一个能用糖果哄走的男人


黄少天:一个能用秋葵吓退的男人


张新杰:请将“薛洋”改为“薛成美”,名字都是三个字,比较美观。


鹤舞:好的副队,没问题副队。


7、晓星尘:道长。


喻文州:队长。


晓星尘:眼盲心不盲。


喻文州:手残志坚。


晓星尘:义城第一温柔。


喻文州:蓝雨第一心脏。


晓星尘:阿菁,听话。


喻文州:瀚文,别闹。


晓星尘:薛洋,给你吃糖。


喻文州:少天,秋葵♂壮阳。


晓星尘:相见恨晚。


喻文州:与君共勉。


8、 蓝曦臣:蓝语十级读弟机


江波涛:周语满级粘合剂


9、问:谁才是真正的流氓?


花爷:齐黑瞎


方锐:老林吧。


孙翔:大概唐昊?


阿菁:那个薛洋!


荣耀十区各大公会:君莫笑无耻之徒!!!


10、你知道小周他为什么不“槽”吗?因为小周头上的呆毛能够汇聚吐槽能量,从而达到毁灭地球的效果。所以,为了宇宙和平…………呃这貌似是《十万个冷笑话》的梗?


11、兔儿仙子小苹果,柯基老虎轮回鹅,尸蟞禁婆野鸡脖…………三叔您就不能写点好的?


12、韩文清+张启山+聂明玦=诸君的瑟瑟发抖。


张启山:我就是喜欢大凶


13、 “小哥你放开温宁,”吴邪惊叫“他不是粽子!”


14、 魏无羡、王胖子、包荣兴、黄少天还有他的好徒弟卢瀚文……这个就算了,还是个孩子,罚抄家规就行了……一百遍吧!————来自《蓝忘机的禁言名单》


15、张佳乐:我想吃枇杷、烧麦、虾饺、凤爪、鲜花饼、叉烧包、奶黄包、天子笑、那么大圆筒、南海的炖鱼、五芳斋肉粽子……还有就是不知道烤野鸡脖子味道咋样。


    孙哲平:最后一个我弄不来,真的。


16、每一个男主都逃不过做受的命运,不管你是小三爷、夷陵老祖还是荣耀教科书。


17、王杰希:【来自单亲爸爸的直视】


江晚吟:【来自单亲舅舅的直视】


王杰希:他庙都是恩爱狗


江晚吟:魏婴蓝湛手牵手


王杰希:拐我微草未来


江晚吟:欺我金凌年少


王杰希:送你一副墨镜


江晚吟:给你一个拥抱


两人抱头痛哭:亲人哪!!!


“???”——来自金凌与刘小别的一头雾水。


方士谦:小队长你还有我呐~~~


18、王胖子:一个活在两对基佬身边的直男


    杜小明:一个活在基佬联盟里的直男


    江晚吟:一个活在耽美小说里的直男


19、请依照上一条


云彩:小哥好帅!


唐柔:杜明是谁?


江澄:老子没官配……


另:一大波金凌舅妈正在赶来


20、“听说你腿长7米1?”——来自包荣兴、孙翔、聂明玦与田森 


的群嘲。


金光瑶:…………


21、张起灵:粽子,我的。


    魏无羡:走尸,我的。


    叶不修:BOSS,我的。


    “君莫笑你休想!!!”————来自荣耀十区各大公会


22、“李轩和吴羽策被称作双鬼,是因为他们的账号卡角色都是阵鬼,并且踏破虚空只是一个公会名称,并不是什么邪恶的组织”叶修为自己点上一根烟缓缓说道:“所以,汪叽同志,你可以把避尘收一下了谢谢。”


23、据不知名的某肖姓战术大师透露,温情、霍秀秀等人与荣耀职业选手戴某某、苏某某、楚某某一见如故,彻夜促膝长谈。


24、吴邪:我等了一个人十年。


    叶修:这么巧,我也是。


25、叶修:好好的一把剑,认真起个名儿不好吗?你看人家冰雨、霜华、避尘的,你就非要叫个“随便”?果然人如其贱(剑)。


魏无羡:那么多武器不用,非要用把伞,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你若不举,便是晴天?”


(教科书级嘲讽,同学们快记笔记)


26、黄少天与周泽楷、蓝忘机、张起灵三人一桌打麻将。黄见其余三人皆是不语,急得慌,遂道:“我去你们三个是不是哑巴啊不知道打麻将要交流感情啊你们不说话多没意思哥堂堂剑圣联盟最厉害的机会主义者蓝雨副队长喻心脏文州的心肝小宝贝一场比赛几十万上下陪你们在这儿浪费时间啊……”


后来他转念又想,哥堂堂剑圣联盟最厉害的机会主义者蓝雨副队长喻心脏文州的心肝小宝贝一场比赛几十万上下岂会和一群语废计较,遂大手一挥…哦不,快手一挥一笑了之。这时候,指着他胸口的避尘也入鞘了架在他脖子上的黑金古刀也放下了,抵在他额头和太阳穴上的荒火碎霜也收起来了……


喻文州:含光君在上,可将我家少天的禁言术解了吗?^-^


27、蓝忘机:不知文州兄如何受得了他那张嘴。


喻文州:含光君如何受得了老祖,我便如何受得了少天。


对此,剑圣与老祖表示非常感动,可我们长着一张嘴,就是要说话的呀!


28、三叔,我想带一人回吴山居,带回去……藏起来。


    “你敢!”吴三省冲吴邪大吼。


29、老板娘,我想带一人回兴欣网吧,带回去,藏起来。


    “如果是住你储物间的话,我没有意见啊……”陈果对叶修说。


   苏沐秋:“……算了我还是住宾馆吧。”


30、老叶,我想带一人回兴欣,带回去,藏起来。


“我说点心你难道没看到上一条,我家沐秋大大都没地儿住”叶修笑着看向方锐:“再说你就不怕老林被你袜子熏死。”


31、韩文清:“一如既往,霸图不会放人。”


    张新杰:“二如既往,霸图不会放人。”


    张佳乐:“三如既往,霸图不……我说了不算。”


    林敬言:……


32、俗话说得好,每一个“熊孩子”背后,必然站着一个,甚至一窝“熊家长”。


33、某天,熊孩子们正在讨论一些关于家长的问题。


金凌:我舅舅他超级凶,动不动就要打断我腿!


宋奇英:对啊我们队长也超级凶的,而且我们副队他有强迫症,连张佳乐前辈的辫子都要对称。


高英杰:我们队长到没有很凶啦,就是对我们要求挺严的,有点不苟言笑。


卢瀚文:凶不凶都不重要啦!关键是我们队长心巨脏,而且黄少他超级烦!而且他俩的粉丝总是说我是他们儿子!


宋奇英、孙翔、微草全员:复议!


乔一帆:叶修前辈他……也没有心很脏吧……(全联盟:哦一帆你确定?)


王盟:说到恩爱,自从我们“老板娘”回家之后,我就再也没在店里住过。


柳非:哦楼上赶紧截图发给戴妍琦。


蓝思追:呵呵,各位有被自家大人种在土里过吗…………


34、金凌:我舅舅其实很宠我的。


宋奇英:这样也挺好的,毕竟离开爸妈身边有正副队长照顾也是很幸运的事。


高英杰:队长他要求严格是为了我们进步,而且就算队长有时候很严肃,我们还有一个活泼可爱的方前辈啊!(王杰希:活泼可爱?)


卢瀚文:我们蓝雨每个前辈都超级超级照顾我,尤其是黄少!


王盟:我们老板娘人不错,真的不错,自从他回来之后我们店里都没有蚊子了。


35、没收了柳非手机的王杰希热泪盈眶,多么好的孩子们啊!


36、据说冯主席在拜访吴三省和蓝启仁的时候,分别送了他们一副墨镜和一箱速效救心丸。


37、方士谦:唉小队长这个作者竟然没有黑你大小眼。


鹤舞:这不就有了吗嘿嘿……


王杰希:…………


38、最后一条巨虐:你们三部,都逃不过剧改的命运。

靖苏靖 游园

康普莱克斯:

wb点梗


原话:“想要有暴雨梨花刀的密室拉铃不应play,想要有苏哥哥大骂萧景琰你有情有义怎么就没脑子那一段的内心活动,想要有靖宝宝我不想他活在我心中我想他活在这个世界的刀糖”→好像最后一个没写出来(土下座




这约摸是在金陵下的第三场雪。


萧景琰在新年休息间的某个夜晚让公公安排去了靖王府。当今皇帝闲时会夜访靖王府这样的事,宫里是没几个人知道的。待到达以及人员布置好后已经到了就寝时间,萧景琰令身边的人退下,屋子里尚未暖起来,他将手缩回袖子里,觉着不舒服两手又伸出来搓揉。他在屋子里来回踱步,端起烛台仔细看着几面修补过的墙,竟还花了点时间回忆当初和梅长苏联系的密道是哪个位置。确认好后,他将手贴在那面有些凹凸不平的墙上轻轻抚摸。


回想当时两人确定了主从关系后,自己曾有很长一段时间并未完全相信他。他总想,这早就被冠上天下第一的江左盟盟主梅长苏定不简单,听闻他不会武功却靠着智谋得到大量的势力拥护,想必是极阴险之人。在皇宫里初见时梅长苏波澜不惊的表情就让自己浑身不自在,弱不禁风的外表还带上一股子狡诈阴森的气质,作为常年在战场上厮杀的热血男儿,梅长苏怎么也不像是自己会主动打交道结识的那挂人。


可将那段回忆猛地跳到最后,这个梅长苏,却就是自己心心念念多年的林殊,那个飒爽豪迈里带着点鬼机灵的林殊。幡然醒悟后他也没用多长时间便想明白了梅长苏的良苦用心——要是早知梅长苏的真实身份,自己这水牛脾气定是按捺不住要做傻事的。


可要说起这做过的傻事,在与梅长苏相处的时间里萧景琰已经做了太多。


萧景琰突然觉得屋子里闷得空气都快耗尽,他想再到院子里走走。索性披了件外衣便开了门,巡逻的侍卫领头见状匆匆跑来,问道:“陛下,这么晚了,不知还有何吩咐?”


萧景琰正想让他们都退下去休息,抬头看见侍卫们手里的灯笼,便低声令:“朕想在这院子里散步,拿个灯笼过来吧。”


“是。”领头人递上后又道,“陛下,这天还太冷,您得再披件厚衣裳吧?”


萧景琰拿好灯笼,笑道:“这点天气也倒还好。你们都退下休息吧。”


“是。”


提着灯笼在园子里转悠时,百般复杂的思绪大约是被这冷天给冻上,萧景琰脑子里变得空空的。他走下一处台阶,忽地想起自己非要去救卫峥和梅长苏闹得不可开交,一向淡定的梅长苏拖着快要病倒的身子就这么忍不住把自己给骂了一顿,那声带着苛责意味的“萧景琰”叫得他呆愣在那里,恍惚间他又开始觉得这样的呵斥像过去好几次和林殊的争吵一样。


“你有情有义,可你怎么就没脑子!”


“别再给我说什么、道理你都懂可就是不服气这样的傻话!”


少年与男人责怪的画面迅速地在脑海里重叠,拿着灯笼的皇帝低头看向地上雪里凌乱交错的脚印,一时间不知这是怎样的一种滋味。


“人都快死了,怎么能让我沉得住气。”他闭眼自言自语道,“我血战沙场那么多年,哪次不是需要立刻动手将人们救下,怎么会懂那些绕来绕去的理。”他自知这就是一句自嘲,登上皇帝的宝座没过多久萧景琰便彻底明了当时梅长苏的苦。很多事定不是能轻易理清和解决,若不能从中想出尽量完美的策略,恐怕无法好好收场。他睁开眼,回到廊下,继续朝后院走,兴许这里有些布局和以前的祁王府有类似之处,他逛着又记起少年时林殊恶作剧曾把自己的小物件藏在这些走廊的斜梁或是节点处,害得自己到处找都没能找到。


“我给你点提示吧,你抬抬头。”林殊咧嘴笑着,指了指上方,萧景琰这才发现了自己的东西。


“好啊林殊,皮痒了是吧!敢偷我东西藏起来,你站住!”林家的小将军一边跑一边还不忘做起鬼脸,阳光正打在他脸上,没有一点阴沉之气,鬼机灵劲仿佛怎么用都耗不完。萧景琰走着走着因为这段回忆勾起嘴角笑起来,他抬头看着那些斜梁,沉浸在那一幕里。


可他此时瞥见斜梁上似有什么东西,他提起灯笼往那处照去,自己真没眼花,确是有个盒子在那儿的。他四处望望,确定没人后不顾形象地跳起将那东西抓下来,还没顾上盒子里有什么东西响了几声,他立刻愣住了——


这是自己给林殊珍珠配套的盒子,颜色花纹一模一样。他打开盒子,里面放着的是密道里和梅长苏联络用的铃铛,系的绳子还是当时自己气急之下斩断的那截,那时梅长苏虽在暗处,他却清楚看见对方怅然若失的表情。现在记起,萧景琰心里又是增添很多痛,那些日子里,梅长苏究竟忍受了多少自己的胡闹,又有多少时刻是梅长苏想要诉说自己的身份呢。他不禁将这绳子拿起,摇了摇铃铛,安静的雪天除去呼呼作响的风声,就剩这突兀的铃声。


“小殊……”他喃喃道,听到有人靠近,竟也没有转头看看。


“……陛下。”来者是随自己夜访的列战英,看到这铃铛后倒吸一口气便也噤了声。


“殿下,是时候该封住密道,这件事还是让苏某来完成吧。”梅长苏当时建议道,低垂的眉眼并没有直视自己,当时萧景琰忙着策划平反案子的事也没太在意,匆忙应了两句转了话题便再也没提起过。


萧景琰再将铃铛举得高了点,面上早已开始生出暗色的锈斑,他摇了摇,再摇了摇,反复好几遍,这偌大的院子里再也没有其他来人,安静极了。


“小殊确是再也不能回来了。”他轻声说着吐出温暖的白气,耳边传来簌簌的落雪声。


萧景琰抬头一看,那抖落白雪的树是一颗腊梅树,枝头已堆有黄色花苞,凌冽雪天里总觉得会有股幽香传来。这花自己和林殊都是极喜欢的,他们常凑在一起于落雪间偷闻花香。


“景琰你看,”林殊指着那些含苞待放的梅花,“春天就快来了。”


他总是会怎么说。


而今萧景琰算算,也快到没有林殊的第三个春天了。